灰霜

一片不中用的固態水。
通常看到"墜機去南極"也是我,
叫灰叫墜機都可以,
『是墜機不是墮機!!』

<繪希,花凜> 一個音節的告白

'   '是人物心裡想的
"   "是說出來的

*姑且算大學設定←這條可以無視
*繪里高中畢業後便搬進希家裡和希同居
*花凜在家人同意下搬出來到希家附近
*撩妹技能開竅的花陽(x
*ooc了真的很抱歉還請包容> <

       繪里現在半躺在希的懷裡(腹前),一邊吃著手中的大片巧克力一邊看著近尾聲的電影。

       也不是說這樣不舒服,倒不如說舒服得不想脫離,只不過這隻東條家的kke居然......開始覺得無聊了

        才吃完巧克力,忽然像想到什麼般抬頭看著希,這仰視角,嗯,風景不錯,啊不這不是重點

        原本也正嗑著瓜子看著電影的希感受到繪里莫名的視線,好奇地放下手中的瓜

        "怎麼了嗎?繪里親,如果是巧克力吃完的話咱臉上可沒有了喔?"
        "吶~希如果只能用一個音節跟我告白會說什麼?"
        "嗯...難不成繪里親剛才盯著咱是在想咱會怎麼回答?"
        "嗯!快回答嘛希~快嘛快嘛~"

        喔!撒嬌的繪里親!超稀有的,好可愛呀~不行,咱要保持淡定然後...捉.弄.一.下√ 嗯哼哼~

        "chu"
        "嗯?妳在說什麼啊希?想學小鳥賣萌?"
        "啊啦~繪里親不懂嗎~就是..."

       說著低頭覆上了仍懵懂的看著自己的戀人的唇,嗯,甜甜的呢,謝謝招待~

       直到自己的肺部開始抗議,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了那令自己陷入其中的甜膩,抬頭前還惡作劇般的舔了一下

       "就是這樣的意思呦~"
       "嗚…///希妳欺負人啦..."繪里轉過身來用小拳拳輕敲打著希
       "嗯~繪里親不滿意這個回答嗎?"
       謎之沉默了會,然後希聽到自己的胸前傳來了個悶悶的聲音
       "...滿意/// "

--------------分隔線ヾ(*°∀°*)ノ-----------------

       凜二等兵正枕著自己專屬的自家戀人的膝枕,用手機在社群網站逛著逛著看到了條來自希隊長剛剛才發出的動態

        '嗯?只用一個音節告白?'
        "好像很有趣喵!"
        "怎麼了凜醬?"凜的聲音將花陽的注意力從偶像BD拉到了凜的身上
        "吶吶~花陽親~用一個音節跟凜告白喵!"
        "誒?只能一個音節嗎?我想一下..."

        '正在思考的花陽親凜也很喜歡喵~'
       凜起身換成跪坐姿盯著花陽,要是換做平常這樣被盯著,花陽一定是會臉紅的,不過現在專注思考著的她倒是散發出一種不亞於sg組的文靜型帥氣

        應該是想好了回答,花陽也換成相同的跪坐姿面對凜,臉頰微微泛紅,閉著眼深呼吸了幾下,看得出來她現在正緊張

        調整好了情緒,花陽睜開雙眼,右手撐地,身體向前ㄧ傾,左手輕柔地摸上凜的臉頰後緩緩下滑,直到到了下巴處時輕輕一抬

        凜趕緊從愣於花陽突然的動作中回神時,看見離自己近在咫尺的薄唇輕啟,一個十分溫柔的聲音傳入了凜的耳中

        "凜。"

       不同於平時的叫法,還有那即使隔著鏡片仍能清楚看見的清澈的紫藤色眼眸

       那是個如此溫柔的注視,是個早已勝過了千言萬語的告白。

       花陽對凜的愛,此刻再次毫無保留的,透過靈魂之窗送入凜的心坎
       凜感覺到自己心跳速度可以說是直線上飆,嗚哇,超速了喵...

       對於自家戀人因害羞將臉埋於自己的雙峰間不肯抬起,花陽也只是笑了笑輕撫著眼前那橙色短髮。當然,要說臉紅程度花陽可是贏了凜一大節的

        '今天花陽親又犯規了喵/// '
        啊,明明花陽親有關告白的話語一個音節都沒說喵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