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霜

一片不中用的固態水。
通常看到"墜機去南極"也是我,
叫灰叫墜機都可以,
『是墜機不是墮機!!』

<叢雲x那珂> (1) 專屬於妳的叫法

*ooc慎入,這篇我已經不知道在幹嘛了(摀臉

        隨著敵方最後一艘驅逐艦沉沒,1-2的過關判定也發了下來,變得平靜的海面上只剩下兩個身影

         "好了,這片海域也過了。回去囉電"一抹淡藍伸了個懶腰邊轉身說道

        "啊叢雲醬妳看那邊"被稱作電的艦娘拉住了較高個兒的那人的衣角

        隨著電指的方向望去,原先敵艦殘骸的位置多了個正擴大著的光點,形狀漸似一個抱膝坐著的人形

        "原來是掉落的艦啊" "那諾得死"待兩人靠近時光芒已散去,穿著一襲橙色的艦娘緩緩醒來,茫然地對著兩人眨了眨眼,隨後露出甜甜的笑容," 艦隊偶像,那珂醬哦~!請多關照~!"

         "吹雪型的叢雲和曉型的電("那諾得死") ,請多關照" 叢雲說完就朝那珂伸出了右手,那珂見了眼前這人的動作先是一愣,才有些遲疑的握住那小巧的手

        叢雲也沒催促什麼,只是一直維持這那自信的淺笑,直到那珂握實了自己的手後便將她從海面上拉起

        站穩後的那珂本想鬆手,卻發現叢雲仍緊緊的握著自己,人體特有的溫度漸漸暖起了那珂冰冷的手

        '上次被這麼溫柔的對待是什麼時候了呢?'
        歸途中那珂看著叢雲不知為何沒有鬆開的手想道, ' 總覺得,想要多獨佔一會兒這份溫柔' ---即使這份溫柔並不是針對自己

        前方和叢雲並行著的電正哼著小曲,偶爾迸出一句那諾得死,忽然像是想到什麼般回過頭 "那個...那珂醬有什麼想先問的嗎?"  "嗯...那...提督君他是什麼樣的人啊?"

        "簡單來說,就是個蠢蠢的菜鳥吧" 回答的不是電而是叢雲,"剛才出發前的補給居然還說了'可樂和花生好吃嗎?' 這樣子的話呢" 邊說邊笑著回頭,臉上不是方才自信的微笑,是帶著些許稚氣的笑容

         "不過應該是個很溫柔的人那諾得死"電也笑著補充道 ,"所以那珂醬可以不用擔心哦~"

        "嗯!不過那珂醬可是偶像哦~這種事可不會擔心呢"

       '啊啊...這樣的我終於...也有有個容身之處的機會了嗎…'下意識的將叢雲的手握的更緊,像是怕眼前的兩個嬌小的身影會像夢境般忽然消逝

       沒過會兒岸邊的鎮守府映入眼簾,岸上有個原本維持著_(: _/  )_姿勢的人一看到隊伍便馬上從沙灘上彈起

        是個約莫165cm高的年輕女性,紮成馬尾的雪白長髮在身後垂下,赤紅的雙瞳在一身白的襯托下很是顯眼

        "歡迎回來~辛苦勒"那人邊說著邊獎勵般的摸了摸剛上岸的叢雲和電的頭,而後視線轉到了叢雲身後"是那珂沒錯吧?嗯...~~"

       看著眼前忽然放大的提督的臉,被仰視的感覺讓那珂感到不自在"那個...提督君?那珂醬是偶像哦~這樣靠太近其他粉絲會吃醋的呦?"

       "啊抱歉只是覺得比起手機的戰時實況端還是真人可愛多了呀~什麼的"提督恢復了先前的站姿,清了下喉嚨後再次開口

        "那叢雲先帶那珂晃一圈再來我辦公室填戰果報告吧,啊還要填一下那珂的到任書,嗯...電的話雖然只有小破還是入渠一下?"

        啊…真的嗎…不解體我嗎…神明大人終於願意....給我機會了嗎…

        之後的事那珂也記得不是很清楚了,印象中只隱約記得各處室的位置,反正沒特別申請的話每個鎮守府的內部都差不多,其他的就剩叢雲拉著自己到處走的身姿,一舉一動間透露出'想帶好新人'的感覺

        "那大概就這樣啦,還有想問的嗎?"解說告了段落的叢雲轉身問道,目光直直望進那珂眼中

        '啊上次被艦娘在鎮守府正視也是久違了呢…'

       "嗯...那個...手?"對於被關心的感覺實在是不太習慣,那珂有點苦笑著提醒著叢雲她那沒放開過的手

        "嗯?啊抱歉...呃…是怕妳迷路,對!鎮守府那麼大,才不是想多牽妳一會什麼的..."慌忙解釋的叢雲臉上多了抹淡淡的紅暈,出乎意料的傲嬌屬性微微得迸了出來

        "噗嗤...那在海上也是怕我迷路嗎?"眼前的人慌起來透露的那股稚嫩之氣實在有趣,讓人不禁想乘勝追擊一下

        "欸?那時我還怕妳摔呢" 叢雲聽到那珂這問題愣了下,茫然地講出當時的想法

        "嗯?那珂醬我?"
        "嗯,畢竟妳剛掉落嘛,而且一開始又坐在深海棲艦的殘骸上所以..."
        "艦娘正式就職前都會先訓練完的呦?那珂醬也跟大家一樣都合格了啦~"
        "呃…///那是...嗯妳看吶...我是想避免妳跟動畫中的吹雪一樣...什麼的..."

        叢雲更慌亂地解釋著,似乎還微微炸毛,在那珂眼裡看來這模樣比剛才還要可愛

         "噗嗤,叢雲前輩還真溫柔啊~"
         誒?為什麼那珂醬我會忽然叫她前輩...
         "啊啊…抱歉吶叢雲醬,前輩什麼的還是太生疏了吧哈哈...呃…那個..."
         看著天藍低頭不語,那珂心裡可慌著,'嗚…求別生氣別討厭那珂醬啊…'

         "嗯~前輩啊~!聽妳叫還挺順耳的,嗯,以後妳就這樣叫我吧!"
         '呃…沒生氣?好像還很開心?'猛然抬起頭的叢雲身上似乎多了種微妙的豪氣

         "嗯?怎麼啦那珂醬,還愣著嗎?走啦我們去填戰果報告吧"
         叢雲才說完就拉著那珂往司令室跑去,那珂看著面前忽然像小孩子似的天藍色背影,不自主地笑了,再次握實了抓著她手的那份溫暖,用空著的手拭去了微泛出眼角的淚

         "慢點嘛~叢雲前輩,那珂醬是偶像呦?跌倒什麼的可是NG喔~"

          '吶...謝謝妳...'

          哼哼~抱歉啦解體妖精,看來這次應該是沒希望看到妳們了呦

         '...還有...今後還請多指教啦,叢.雲.前.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