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霜

一片不中用的固態水。
新人小寫手,新的一年依然不定期緩更.jpg
主寫LL同人文,偶爾可能冒出其他產物
嗷。

<杏英> 背靠背的心靈相通

*番外
*請依然不要抱持期待m(_ _)m
*已經跟背靠背沒啥關係了呃…

       少女的靈魂如輕煙飄升,逐漸脫離她原先居宿的軀體,無情歲月在那原先稚嫩的臉龐深深刻劃下蒼老

       自己名下的企業交給了能力被肯定又受到全體員工愛戴的部下繼承,除了不捨那些仍在世的朋友們外,此生只剩一件未完的心願了

       或者該說,這份心願得咽下這口氣才有完成的機會。最後一次望向病榻旁的友人們,杏樹用僅存的一絲力氣揚起最後的一抹笑容,滿足的閉上了疲憊的雙眼

        "讓妳久等了呢,英玲奈"

       蛻下時間的枷鎖,現在的杏樹是僅有26歲的模樣,身體不如在人間那般笨重,輕盈的彷彿自己不存在

        "終於等到妳了,杏樹"

        時隔60年的擁吻,久違的再次擁有僅屬於對方的體溫,熱淚奪眶而出,緩緩滑過兩人的臉龐,心中那空虛以久的遺憾被這份溫度填滿

       "我們,回家吧"
       "嗯"

       穿過了家門,裡頭的擺設幾十年來都沒什麼太大的變動,不論是牆上依然整齊排列著的畫,還是早已褪了色的兩人合照
       
       "對不起啊…一個人在家很寂寞吧..."
       "嗯嗯(搖頭),雖然那時看不到,不過我知道妳一直都在,而.且.呢~"

       杏樹帶著一臉壞笑,輕捏著英玲奈的臉頰,"現在我抓妳抓的可緊啦,看妳還往哪跑~"
       "好好,還請妳千萬別鬆手呢"英玲奈邊說邊模仿起眼前人的動作,戳上杏樹的左頰

       這一次,不會再放開妳了,絕對

       "不要開這種玩笑啊!英玲奈!"
       "快點...告訴我這只是妳噁趣味的冷笑話..."少女的哭腔聽來令人心痛至碎,她顫抖的雙手死命的抓著戀人也正發顫著的肩

       "抱歉...杏樹...我是真的...時間不多了..."淚不斷的滑下,它刻過的痕無情地訴說著長髮少女道出的話並非玩笑

       雖然到天堂後不久杏樹就察覺到英玲奈跟自己比起來真的是...透明了那麼一點點,而且似乎還一天天加劇著...可是現在眼前霧一般的她臉上的淚卻是那麼清晰真實

      『被判定轉生資格後的靈魂若是太久沒擁有實際軀體,會隨時間漸漸消散』

        原以為來到天堂以後便可以永遠相守,怎知這鐵一般的不變定律硬生生阻擋在兩人面前

       杏樹是多麼希望這都是一場夢,不管是當年發生在英玲奈身上的意外還是身旁沒有她陪伴的那60年,睜開雙眼後一切都是惡夢,看到的仍會是26歲的英玲奈那安穩可愛的睡顏

        "還剩...多少時間..."
        "...可能...最多再撐半個小時..."
        "怎麼會...不要...為什麼..."
        "...我也...不要...明明等了這麼久才..."
       英玲奈將杏樹擁入懷中,一向堅強的她承受不住的放聲痛哭起來,身上飄散的點點閃光越冒越多,每一個都將一部分的自己強行帶離杏樹

        "對不起..."
        "謝謝..."
        "...我愛妳..."
       
        "沒關係..."
        "不客氣..."
        "我也愛妳..."

       將自己的唇覆上對方的,這將會是最後一次享受對方的體溫,不捨放開,也無法放開,能看到的只有對方眼底的痛,與那深沉的愛

       那是妳的痛,還是我的?
       那是我對妳的愛,還是妳對我的?

       啊啊,原來是,我們的啊

       英玲奈的身影緩緩的消散在空中,但兩人依然沒放開對方,淚也沒有停下,直到最後一個光點散離那原有兩人的孤寂,杏樹再也無法支撐,跌坐在地失聲痛哭

        而天堂...居然稀少地下起了雨來

        這份愛,這份我們抱持了超過一輩子的愛,不捨放開,也無法放開

        但是卻,不得不放開...

-------分隔線ヾ(*°∀°*)ノ-------
抱持玩虐玩到底寫出來的,希望能看得滿意,還請不要寄免費刀片m(_ _)m

可能沒人注意到,不過英玲奈最後的臺詞是跟英玲奈視角篇有關聯的
還有其實兩人在天堂還是有過一段美好時光的(

隱藏設定:其實接手企業的是杏樹視角篇提到的高坂羽穗(她是從基層自己努力上來的所以暫時不需擔心有人不滿竄位什麼的#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