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霜

一片不中用的固態水。
通常看到"墜機去南極"也是我,
叫灰叫墜機都可以,
『是墜機不是墮機!!』

<英杏海鳥果翼>妳們都給我正常一點地玩Pocky啊!

*一大早就有pocky吃真幸福,話說那好像是我弟原本要帶去校外教學的零食來著
*中途視角亂還爛尾了真的抱歉m(__)m

        最近杏樹似乎迷上了丟飛鏢,以至於翼在打開練習室的門時都要注意往自己額頭(劃掉)頭頂擦過的東西,雖然是蠻危險的,不過不得不說拿來訓練反應力效果還不錯所以翼也沒什麼去阻止

        今天放學因為翼數學小考再次低空飛過及格線所以被老師叫去唸了一下,英玲奈又負責值日,兩人就讓杏樹先去練習室等等

        "久等...哇啊!"
        翼英兩人忙完後一起過來,走在前頭的翼才剛開門就看見一個黑點朝自己急速飛來,靠著最近練出的反應力翼迅速的向右一偏頭閃過
        機智如我我超帥...欸不對等等英玲奈在我後面啊!

        回過頭去,看到的不是英玲奈被那個不明物體攻擊到的畫面,而是她用右手兩指夾著那險些插到她左頰的黑影的景象

        這是人類能達到的反應力嗎喂…

        "啊…這個是...pocky?"
        "對啊,英玲奈~我為了今天特地練的玩法喔,喜歡嗎~"
         帶著笑意的杏樹邊說邊小跳步地靠了過來
        "這樣啊,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囉,杏樹的心意"
        面對杏樹的攻勢,英玲奈使出了真.奧義.池面暖笑,效果十分顯注

        喂喂喂!妳倆不要夾著我放閃啊!...還有杏樹妳就這麼直接無視我了嗎!明明我跟英玲奈身高也才差【(絢瀨-矢澤)+1】公分而已啊!...哇等等不要在下壓我的肩的同時踮起腳尖,把我當支撐嘛!還有是英玲奈就算了,杏樹妳胸可以悶死人的啊快放開我!我一點都不想在妳倆玩pocky game時被夾在中間悶(閃)死啊!

        反抗無效,生無可戀
        ...果果啊我想妳了

        於是乎各方面來說都是筋疲力盡的翼決定約穗乃果出來在神田明神的階梯上見面

        "啊…看樣子果果妳那邊也挺累的感覺?"
        "對啊,好不容易從學生會室逃出來,結果出來後路上還被其他三組閃到,嗚…好累啊翼醬~"
       穗乃果宛如一隻受委屈的大型犬,撲到翼身上哀怨地蹭著
       "好啦乖~現在有我在呢別難過了"
       "嗚…"

        "話說翼醬妳那邊是什麼情況?"
        情緒終於穩定下來的果果決定打探一下自家戀人所遭受的攻勢
        "拿pocky來當飛鏢玩還把我夾在中間就開吃了,妳那邊呢?"
      "光回想就覺得累...那時候..."

        究竟為何會變成現在的情況,到底自己又為何要答應幫忙,甚至怎麼答應的,穗乃果都想不太起來了,其實沒什麼實感,若不是肩上的重量和從腿部傳來的酸麻感,自己肯定會認為這只是個夢吧----欺凌自己眼睛的莫名夢境

         縮站在學生會室角落的身影是方才被平時溫柔軟孺的戀人忽然霸道強硬地逼去牆角站好的園田副會長,依然絕讚懵B中。

        海未只見自己才站定,兩個青梅竹馬隨即將自己圍堵在這塊無處可逃之地,一個臉上帶著難掩興奮的微笑(?),另一個則是貌似帶著點糾結的無奈

        忽然,橙色轉換成誓死如歸的表情,一個大幅度的動作,猛地單膝跪地,"抱歉了,海未醬!",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小鳥便直接跨上穗乃果的肩頭,隨後原先跪著的穗乃果再次站起,大約是我身長2倍的『人形柱』迅速朝我逼近,多年練來的危機意識告訴自己這是個危險事件----肯定是小鳥又想做啥破廉恥的事!

        "...再低一點,再一點,好了"
        大腦不知怎了運轉不來,隱約中僅聽到似乎是小鳥對穗乃果傳達的指示
        啪!
        大概在高於頭頂一點的聲響讓自己回過神來,小鳥居高臨下地看著我,為了對上她的眼神,我不得不採取仰角65°的姿勢

         "小鳥...這是在...?"
         "鳥式蟬咚,對海未醬專用♪"

        小鳥收回按在牆面上的右手,從外套口袋中已預先開封的盒內抽出了一根pocky叼在嘴裡,看著臉迅速羞紅的海未,心中自然是各種滿足的,又或者該說,想渴求更多

        穗乃果現在腳很酸,嗯很酸,為了要達到小鳥所想要的高度,她得半蹲著讓維持視線水平在海未的腹部處,更別提小鳥雖然看起來不重但不等於沒重量啊!她最近絕對又是起司蛋糕吃多了吧!

         果皇心好累,果皇眼神死
         ...翼醬我需要妳

        "而且那時候海未醬還掙扎反抗了20分鐘啊!在她們開始玩之前我就這樣扛著小鳥醬扛了超過20分鐘啊!"
        "...辛苦妳了"(拍肩
        "唉好吧都逃出來了就算了...翼醬妳要吃pocky嗎?草莓味的"
        "喔好啊,沒想到果果妳居然會準備"
        "欸?我沒準備啊,這是把小鳥醬放下來後趁她們玩得忘我時從她口袋摸來的"
        穗乃果邊說邊從包裝裡拿出一根比較完整的抵在翼的唇上,意識她咬住

        本以為果果會從另一端咬上來,但出乎意料的是她又拿出一根自己吃了起來,而且宛如吸塵器一般,pocky可說是瞬間消失也不為過,由於畫面太過震撼,翼愣在原地

         "翼醬?翼醬?妳怎麼了?"
         "呃!啊哈哈哈…沒事,我們也來玩pocky game?"
         "嗯好啊,翼醬想玩普通的還是特殊的,我剛剛想到的呦"
         "等等,在我反悔前妳先說一下特殊的玩法是什麼"
         "就是..."
          .
          .
          .
          .
          .
          .
         "...還記得我在四單的飛麥嗎?"
         "駁回,那連能不能掉下來都是個問題"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