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霜

一片不中用的固態水。
新人小寫手,新的一年依然不定期緩更.jpg
主寫LL同人文,偶爾可能冒出其他產物
嗷。

<杏英> 背靠背的心靈相通

對,沒看錯就是A-rise隊員的超冷cp
這對的糖只有官漫一兩格啊ヽ(`Д´)ノ

*大概是想寫出微對讀者訴說的感覺,夾雜各種人稱視角
*杏樹篇,估計還有英玲奈的
*題目是參考用的嗯
*文章時間線挺亂,大概是"對讀者說→回憶→現在"這樣,整篇文真的很亂請見諒m(_ _;)m

       『如果被敵軍包圍,妳希望妳背後的那個人是誰?』
       "英玲奈"
       "杏樹"
       看吧,這種問題對我們來說是不用思考便能直接回答的
       嗯?問我們原因?
       " " 信任。 " "

       擁抱可以說是大眾認定最浪漫的姿體動作了吧,畢竟可以讓心與心之間的距離變得最靠近

       不過對我和英玲奈來說,比起擁抱我們可能更喜歡背靠背的姿勢吧

        嗯?又問為何?

        "因為是自己無法同時顧及的半邊世界,也只能交給自己最信任的人才放心,不是嗎?"

        "啊,說起來,我們第一次靠著對方的背時,並不能說是個愉快的情況呢----"

        年僅9歲的大小姐現在十分驚訝,從來沒有刺客敢在自己散步時偷襲自己,何況還是個跟自己差不多歲數的女孩

        畢竟還牽著一隻轎車大的孟加拉白虎像狗一般溜著,上前攻擊的不是太自信就是走投無路了吧?

        酒紫色的長髮,俏麗的面容,真是尤物,在我眼裡這絕對是上帝最完美的傑作,就只是一副被擊敗的樣子實在是不太適合她而已

        別誤會,這可不是我的寵物下的手,這種貨色是本小姐揮幾下劍就可以解決的

        誒?問說為什麼不是保鑣動手?

       我可沒有保鑣喔,畢竟能贏過某人才有資格當他的保鑣不是很正常嗎?所以說,你看啦

       "光是氣勢就能讓小白害怕的,除了我妳還是第一個呢 "

        啊啦,在體力跟魔力耗盡動彈不得的情況下居然還敢瞪著我,做這種事的妳也是第一個呢,這陌生人到底要在我的生命中創下幾個第一啊,光今天就兩個,啊這樣又算另一個紀錄了呢

         沒鬆開一旁栓著的兇獸,我反倒走到那人背後,就這麼乾脆的坐下靠了上去

         "現在敢趁機傷我一根寒毛,連半塊錢的薪水都不會給妳"

         當然,這話說著玩的,我相信她不會再攻擊我,或者說,不敢,所以我才會這麼做,開玩笑路邊要我命的人比不要的人還多個幾倍呢

         "...誒?!"

         嗯,真悅耳的嗓音,看來家中專門獻唱的僕人得離開我家了呢

          "哼~不懂?生不如死或者是當我的跟班,不過我只給妳一個選擇 "

          那天,最靠近我的生物除了小白,還多了個人類,當然,並不是保鑣,畢竟她還比我弱多了,而且要為了讓她親近我本小姐還費了番功夫呢

        "這就是我們第一次背靠背的經歷,嗯?你說這只是單方面的任性與單方面的不愉快?"

        "嗯,或許是吧,不過我從沒後悔過當天這麼做,英玲奈也是這樣想的,對吧~"

        "嗯~回想起來英玲奈妳安慰我時總是只靠著我的背而已呢,誰叫妳不擅長說好聽話,哼哼~"

        像是小白咽下最後一口氣的那天,我坐在地上哭得死去活來的,說不定世界末日到了都不能讓我哭成這樣,連女僕長都拿我沒輒還被趕出了房間

        結果這世界上僅存的最親近我的生物居然無視我那絕對的逐客令闖了進來,什麼都不說就只是靠著我

        還真是隻任性的大貓,不過謝謝

        "吶~英玲奈妳以為自己那天藏得很好吧?妳當時其實在哭我是知道的喔~"

         你說要用一個詞來概括英玲奈嗎?木頭!絕對是個世紀大木頭!跟了我7年卻完全沒注意到我的心意(啊不過並不是最一開始就愛上她了),最後本小姐告白時還一臉'妳說啥呢',啊~妳說妳應不應該啊英玲奈

        隔了幾天回覆我告白時妳也是慫呢,帶我到我們相遇時那塊地最大的櫻花樹下要我坐著,不意外的妳靠了上我的背,妳的緊張全部傳來了妳知道不啊小笨蛋,結果就這樣沉默了好久呢

        坐到我開始犯睏,妳才緩緩的覆上我撐放在草地的手,顫抖地在我的手背寫劃下

        『好.き.』

        大笨蛋,本小姐才不覺得開心呢,隨後我將妳的手十指緊扣時,雖然我看不到不過妳的臉絕對是超紅的,肯定比當時我們看的夕陽還紅,哼哼~

        吶~英玲奈妳還記得我們遇到翼的時候嗎?因為無聊跑去參加鎮上的比武什麼的還是第一次這麼做呢,畢竟路邊猖獗的魔物就夠多可以玩了嘛

        不過沒想到複賽居然要三人以上一組不然就算棄權,這規則初賽時可沒聽說,看到公告時我們倆都愣住了呢

        當站在我們一旁也看著公告的小個子跟我們答話時妳嚇到了對吧英玲奈,忽然握緊了我的手一下什麼的

        當時我答應她的組隊邀請時本來想拒絕的妳臉上那超精彩的顏藝,我也沒忘過呢哼哼~

        結果後來意料外的只拿亞軍呢,決賽的那三人組還真不是普通貨色,不過其實也只是輸了一分而已

        話說是因為翼她大意被對面的橙髮隊長打碎了自己的一顆分數珠呢,不過應該就是那場比武時打出了感情吧,最後兩人居然真的在一起了呢,看看人家穗乃果多積極啊英玲奈,學一下嘛~

        啊,不過反攻機會不會給妳的哼哼~

        嗯,話說那兩個人最近剛抱女兒了呢,呀~西木野家的科技還真先進,那孩子好像是叫高坂羽穗來著?

        雖然像她們那樣熱鬧也不錯,不過我們還是像現在就好了吶英玲奈,啊還是英玲奈妳想替我生個?哼哼~

        呃…提到孩子就不得不想起自己的年齡了啊…我今年...25?啊?30了?!噢天啊歲月還真是不饒人...不過身邊的人都差不多的歲數也沒關係了嘛

         "吶英玲奈,之前忽然出現在山丘上的魔物群被我解決掉了喔,下次約翼她們一起去那邊野餐妳說怎麼樣?好久沒大家一起放肆一下了呢"

         寂靜的山坡用沉默來回答著少女的出遊邀約,被沉寂籠罩下一切又回到了少女未開口前的狀態

         夕陽餘暉下的山坡上只有少女孤獨的身影,以及她前方那塊無法開口的石碑,上頭只訴說著一件事

        『優木英玲奈,得年26歲』

         微風拂過被夕陽染得血紅的草地,山坡上依然只有那孤獨的身影,但是少女那空洞的眼神忽然多了抹日溫柔與笑意

         "歡迎回來,英玲奈。"

         少女的身後依然空蕩,但她知道她正等著的人,現在正靠在她背後,靠在那個僅僅屬於那人的位置,回覆著那僅有少女聽得到的話語

          '嗯,我回來了,杏樹。'

-----------分隔線ヾ(*°   °*)ノ------------
這篇應該沒什麼人看...有沒有英杏同好啊_(: _/ )_
還有想請教一下各位電梯怎麼用啊?後50問被系統吞了...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