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霜

一片不中用的固態水。
通常看到"墜機去南極"也是我,
叫灰叫墜機都可以,
『是墜機不是墮機!!』

<杏英> 背靠背的心靈相通

*姑且算是下篇
*英玲奈視角
*想描述的太多太雜...所以最後變成這種鬼東東...
↓好啦開始吧
------分隔線ヾ(*´∀`*)ノ------

       對不起啊,擅自闖進妳生命中,又擅自離開。

       回想起來這都是我的錯呢…

       少女在畫布前皺著眉,身後的長髮很難得的扎成了一束。思考良久,她放棄般起身,長時間坐著身體不免僵硬

        "杏樹,我出門找一下靈感,睏的話就先睡吧,不用等我的"

        對戀人說完後少女便抓了件大衣出了門,其實這個季節夜晚並不冷,只不過近幾天風卻莫名的寒而刺骨

        英玲奈駐足於與杏樹常來的那片山坡,未開花的樹孤獨地矗立在空地中央,獨自撐起整片遼闊星空,雖無花的點綴但仍可稱之為一美景

        一股不尋常的氣息將英玲奈的注意力從眼前美景拉回,魔物群不知究竟從何冒出,將自己回家的路阻擋於身後

        下意識的往身側一抓,卻沒有熟悉的武器手感,也就代表自己必須量並不多的魔力消耗完前殺出一條下山的血路,光是用想便不禁一陣寒顫

        或者還有另一個選項,死撐到杏樹來找到自己,不過不管選哪個都免不了一場血戰

         一切都很順利...直到自己背後遭受攻擊之前,不知何時多出的魔物援軍圍堵在自己身後,原來早在自己沒察覺的情況下被包圍了,宛如任人宰割的甕中之鱉

        只要一擋下正面來的一劍,背後又會突然補個一刀,老實說連站著的力氣都沒了,沒低頭看也知道現在自己血流如柱般的怎麼個狼狽模樣

        好痛...真的好痛...誰來...

        努力的維持自己意識清醒及扛下接連不斷的重擊,在意識斷線前一刻,心中盼望著的身影終於出現在視線範圍

        妳真的來了啊…杏樹...

       我沒看過妳那麼生氣,橫抱著我的妳連指頭都沒動就用魔技闖開了一條魔物屍體撲成的下山路

        我知道妳想帶我去醫院,想把我救起,但我撐不下去了...對不起...

        聽醫生宣告不治後從手術房外衝進來的妳趴在我身上哭得泣不成聲,哭得比小白往生那次還慘

        我想從背後抱住哭得顫抖的妳,但我做不到
        我想抹去佔據妳面頰的淚,但我做不到
       我想鑽回眼前那個屬於我的軀殼,再次操控它對妳說話,跟妳說對不起,跟妳說謝謝,跟妳說那句我生前一次次因害羞而從沒說出口過的我愛妳

        但我,做不到。

        死後的我強硬的拒絕了轉生的機會,雖然知道妳一定會說我太不照顧自己了。曾回去那個屬於我們的家看過,那幅我來不及完成的畫上妳我仍笑得燦爛,小白也還活潑,只不過在我們後面依然是一片虛無的空白

        但妳還是把它錶框掛了起來,就像我其他畫作一樣

        妳每天都堅持來我墓前看我,啊說過分點我原本以為妳持續不了一星期呢,沒想到四年來妳真的每天都過來了呢,其實我很感動,真的...

        某天妳過來看我時,我坐到妳背後假裝靠著妳那我觸碰不到的背,試著回應著妳一直以來單方面的談天,發現妳聽得到時,我們最後還聊哭了呢…

        我知道妳現在在等我的答覆,所以我靠上了那屬於我的空位

         "歡迎回來,英玲奈。"
         '嗯,我回來了,杏樹。'

         '累了嗎'
         "累了呢"
         '淚了啊…'
         "淚了呢…"

         "等我"
         '我等'

         '...我愛妳'
         "我也是"

        我感覺到妳回答的同時輕微的一顫,然後輕撐於草地的左手一反,掌心朝上,手指各個微彎

        我知道妳想握緊我的手,但妳碰不到我,正如同我碰不到妳一樣
        我們,做不到
        但即便如此我們仍假裝自己握住了那朝思暮想的溫暖

        僅僅是這樣,就足以。

评论

热度(6)